许鹿

新号。一个不折不扣的新罗痴汉。

△许鹿出生
许久第一次看到襁褓中那个粉红色肉球的时候,哭嚎着让父母把那个东西扔掉。 父母一句“许久小时候也是这样的。”把许久吓得眼泪都憋了回去。

△许鹿一岁
许久兴高采烈把幼儿园分发的新玩具拿给许鹿看,许鹿胖乎乎的小爪子抓了玩具pia叽一下扔在地上…气的许久三分钟没理许鹿。
许久把幼儿园新学的故事背给爸爸妈妈和妹妹听。“一去二三里…”许鹿叫了许久第一声哥哥,许久兴奋了半天。 谁知道许鹿当时是不是想说——哥哥闭嘴。

△许鹿两岁
许久知道离开幼儿园以后还有很长的学要上。然后许久想了好久将来是去清华还是北大…。清华听起来就像风儿吹过的一缕清凉,北大听着软绵绵热乎乎的。
不知道许鹿喜欢哪一个?

△许鹿三岁
许久放学之后伏在家里小小的书桌前教小小的许鹿写字。许久不知道写了多少个“鹿”字儿,才让许鹿会写自己的名字。许久心满意足放下笔对许鹿笑的开心。许鹿:“久…好写。”

△许鹿四岁
许久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广场上追逐游戏。追追打打不亦乐乎。许久跑的有些急,觉得自己脸颊烫的厉害,想咳嗽却又吸不进空气…就像被捞出水面的金鱼。
许久在这一年第一次哮喘发作。
△许鹿五岁
许久在自己房间里看着数码宝贝,许鹿偏偏闹着他要看守护甜心。许久第一回觉得有个妹妹是件特别麻烦的事儿。
几天后许久房间里的床换成了双层。原因是许鹿长这么大了不能总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。 于是许鹿霸占了许久的书柜衣柜所有柜,还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失手打碎许久的杯子后嚎啕大哭。
许久心疼了自己得的期末奖励之后稍微心疼了一小下许鹿。

△许鹿六岁
夕阳火红。许久握着许鹿的手领着她往家走走。许鹿上小学了,送她上学接她回家就成了许久的特殊任务。
许鹿看着路边的棉花糖机器和许久撒娇,许久拗不过只好带她去买。 老板:“要多大的?” 许鹿:“最大的!” 许久摸了摸兜里的几张纸币…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△许鹿七岁
许久打开塞着满满生日礼物的书包,迫不及待拆了包装。其中有一个粉红色的纸盒,拆开是一张贺卡和几块巧克力。
贺卡上的字儿并不多娟秀,却能看出是极认真的笔迹,写了很喜欢许班长之类的话。
许久明白这是班级里某个女孩子送的…也没什么的吧。许鹿看不懂许久脸上的尴尬,只是觉得他脸红的像作业本上的小红花似的。
“哥哥…你是不是热啊?”
“哥你怎么了?我给你买了生日礼物呢你快看!”眼前的许鹿拎着一个塑料袋,里面游的是几条鱼。金鱼鳞片亮闪闪的,许鹿笑的暖融融的。

△许鹿八岁
许久今天起的很早。
今天是许久小学毕业的日子,他要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呢。
许鹿今天也起的很早。
因为哥哥今天有很重要的事。
红旗升上去了。许久穿着熨烫妥帖的白校服,红领巾系的板板正正,小皮鞋擦的很亮。 许鹿不记得哥哥在台上说了什么,只记得台下家长的议论。
“我家孩子要也这么优秀就好了。”

这是期末考前的脑洞来着…

不管怎么样不荒废脑洞就好。

……在LOFTER上看到的照片然后忽然想画画所以就顺手……然而和原图不咋像,反正是日常摸鱼就这样儿了。
应该不算速写因为没学过速写啊_(:_」∠)_
不知道要加什么tag…

一个美图秀秀撸出的表情包
来源是 DRRRx2转 13.5集
以及新罗是我老公 不服来战。

听说你们没有哥哥。

1.当过兵。个子高身材好,兵哥哥气质。

2."妹儿咱出去玩会儿啊。”

3.从车上下来帮你开车门。

4.买的饮料替你接过来拧开瓶盖再递给你。

5.知道你爱哭。KTV点了首《我想大声告诉你》唱给你听。

6."…以后考试考不好了给哥打电话,哥来给你开家长会。"

7."妹儿以后找了对象得先给哥看看,哥给你把关,哪家小子敢对我妹妹不好?"

8."给我打电话,随时领你出去吃好吃的。"

9."妹儿你放假忙不忙?过几天再出来玩?"

10."哥送你回家。"

以上均为真人真事。
今天下午就是如此愉快。
不兄控…因为对哥哥比较冷漠。

北国乡间冬景色x

一个小小的随笔。

郊区手机没信号所以闲的码了一点儿_(:_」∠)_

有点儿像是作文x

郊区的空气带着几分冷清的意味。偶尔能看见几只灰头土脸的麻雀,在覆盖着白雪的庄稼地里翻找食物。汽车颠簸着驶过崎岖不平的土路,偶尔路过一片红砖砌成的小小村庄,或者在一片雪白之中发现一匹深灰色的骏马。远山是松树的颜色,墨绿,微黄,因为遥远而更显虚幻。头顶的天空最蓝,明净又高远,靠近远山的天空透明,带着些轻纱似的乳白。

深刻的检讨

       在2016年2月4日,我怀着愧疚和懊悔给韩亦轩写下这份检讨,表示我对熬夜这种行为的深刻认识以及不再熬夜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写检讨。虽然没什么经验,但是我是真心悔过的。我不应该熬夜熬那么长时间。我没有好好听你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我感到很抱歉,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,不要不理我。我一定会改正的。我非常后悔没有早点儿睡觉。

希望韩亦轩可以原谅我的错误,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后一定不会熬夜。也请你来监督我。哄我睡觉ヽ(´・д・`)ノ

@韩亦轩


如你所见……是一封检讨书。


日常短短的存戏

我好想码吻戏哦。
头一回玩国王游戏。
被指定了吻戏又不大熟练,还是码一下吧。

因为不要求前情提要所以……

我的√

……二话没说x

“我爱你。”两个人的嘴唇慢慢靠近,呼吸的灼热气息撩的人心痒难耐。唇瓣贴近互相轻咬着对方,像是吃果味软糖一般,舌头在口中互相缠绵。呼吸也愈加急促。细细感受着两人唇齿间酥麻的温暖,口中的津液互相交换。

妹子的√

呃,啊?【听了之后一愣,看着人越来越近的脸,想都没想闭上了眼睛】【被人啃咬莫名地舒适,感受到了人的舌头伸了过来生涩地回应着,呼吸慢慢加重了】

留个纪念。程烨学生皮儿的初吻x

排比句练习[bu shi


爱你那墨蓝深邃的眼眸,那是远方辽阔的海洋。

爱你那柔顺深灰的发丝,那是天空美丽的月光。

爱你那嫣红柔嫩的嘴唇,那是秋天果实的甜美。

爱你那修长白皙的手指,那是冬日雪花的纯净。

骰子输了然后被罚了一段深情告白[?]

一个普通的人设

姓名:程烨
性别:男
年龄:26
身高:178
职位:生物教师

外貌:焦茶色短发。前发松散稍在眉毛以上,鬓角不长不短正好在耳窝处,右耳垂上有枚金属光泽的浅蓝色耳钉。 瞳色是黑色,略微发橙,戴着副军绿色全框近视眼镜,两只眼睛度数都是一百度。平时喜欢穿黑色或藏蓝的外套,浅色衬衣。运动鞋。在学校有时会随意套上件学生制服外套。只有领导视察时才穿教师制服。

性格:平时对人和事物都比较冷静,理性占上风。但在生活中算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——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。

爱好:原味冰淇淋。养小白鼠,小白兔之类的实验动物。喜欢做各种实验,成不成功另说。

禁忌:不写作业的学生。摆不齐的桌子。擦不干净的黑板。强制教师穿制服的校规。

备注:单身。